冬藏

“我虽行过死寂幽谷,但心无所惧,因我的杖,我的杆,都相伴左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Sherlock环在哥哥脖子上的手把另一只手铐也套上了,轻微的上锁声音回响在空寂的夜晚,在Mycroft脑后,就像枪声;像法官敲下的裁定锤;像他脑子里一刻不停转动的齿轮终于咔嗒一声找到了契合的位置;像他们此时拥抱的姿态,严丝合缝地嵌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   Baby we ain't got no place to go.宝贝儿我们别无选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繁若鸢尾》

我也等待着,飓风般的热爱与痛恨的时刻。

什么时候,星星在天空中被吹得四散,

象铁匠店里冒出的火星,然后暗淡,

显然你的时刻已经到来,你的飙风猛刮

遥远的、最秘密的、无可侵犯的玫瑰花?

——《秘密的玫瑰》叶芝

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,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,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想,有如纯洁之美的仙灵。
——普希金 ​​​

我觉得她长得像美队…………(我知道这是谁了,是大名鼎鼎的茜茜公主……)

我只要看他一眼,万般柔情涌上心头。

我们换一种生活吧,我的卡尔曼,去住到一个我们永远不会分离的地方。

——《卡尔曼》

        《妇女参政论者》中女权运动者为了争取女性权益做出过许的暴力疯狂的行为,打杂商店,在城市各处藏炸药制造混乱等。与此相对的是,女性工人在抚育孩子的同时,做着与男性工人同样的工作拿到的工资却少的多,并且要忍受来自男性领导的性骚扰。她们一旦被丈夫厌弃像狗一样被赶出家门居无定所,不允许看望自己生养的孩子。电影里政府要员质问一位女工,妇女参政的意义在哪。她回答,“我不知道,但或许会有所不同。”
        现如今,中国女权出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现象,有些人的言行有点可笑甚至是贪婪。可是,中国女性不需要去倡导女性权益吗?因查出性别而被流掉的女婴,因生出来是女孩被奶奶踩死在楼道里的孩子,因为是女孩而为哥哥或者弟弟辍学为他们赚钱的人……
        真的,真的不需要我们为她们做点什么吗?可能中国女权会逐渐被沦为笑柄,但或许会有所不同呢?